雷军解忧小米的新烦恼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陈桥辉  

来源:Tech星球(ID:tech618)

看小米破局如何互联网业务。

刚拿到高通骁龙888芯片首发权的小米,在雷军看来并没有在5G时代赢定了。

近期,小米CEO雷军做了一个回顾小米过去10年的演讲。“2020年,对我们每个人来说都是非常不容易的一年。前段时间,总有朋友问我说,‘这么复杂的局面,我该怎么办?’”

实际上,小米这一年的成绩还不错。上半年手机卖了6400万部,销售成绩增速很快;近期发布的Note 9,也在今天宣布发售13天销量突破百万的成绩。然而,资本市场仍没有在市值上给予足够的认可,理由也很简单,利润率低的不像科技互联网公司。

根据市场调研机构Counterpoint Research的数据显示:去年苹果拿走全球手机市场66%的利润,三星和华为都在10%以上,小米和其他企业则都不足苹果零头。

手机销量好但不怎么赚钱,着实让雷军很郁闷。在走高端机路线之外,小米也在尝试其他路线增加利润率。

众所周知,小米三大主营业务分别为智能手机、loT与互联网服务。其中,小米硬件承诺利润率不超过5%,IOT营收的还没发展到时机,而互联网服务仅用不到10%的营收,撬动了其超30%的毛利,“铁人三项”中最瘸腿的互联网业务成为小米的净利润主力。

根据小米2019年Q2-2020年Q1的三大业务的毛利润占比也可以看出,小米的互联网服务的毛利润占比始终是第一位,而且还在逐步拉大与其他业务的比重,互联网业务成为了小米的压舱石。

但在2020年Q3,小米手机业务的毛利润贡献率达39%,反超其互联网服务。这对于小米而言,通过手机与“用户交个朋友”的目的达到了,但是在变现获利比重上却出现了下降,表明了目前小米在互联网业务盈利模式后劲不足。

拆分一下小米原有的互联网业务可以发现,小米的互联网业务主要来源于游戏、广告和金融。可以发现,这三条业务线是建立在小米手机内,成为了小米手机生态的一环,但也正是由于“寄生”在小米手机的封闭式生态中,导致了其互联网业务并不能完全触及到外部生态的用户,所以互联网业务对于小米而言,虽然比重大,但发展受限,无法与腾讯、阿里这样的巨头相比。

为此,小米内,一场真正意义的互联网的改革悄然开始。

互联网业务大刀阔斧改革

小米的互联网业务是在2018年,迎来了真正的转折。

“我想出了‘铁人三项’的模式,并且找到了一个‘捷径’:当时硬件做的最好的是摩托罗拉,软件做的最好的是微软,互联网最厉害的是谷歌,假如把这三家公司的精英全部凑在一起。是不是就能够做成‘铁人三项’呢?”

而其中的“互联网”和“软件”,成为了小米重点改造的对象。

同年的9月13日,雷军发出内部邮件宣布了小米集团最新的组织架构调整和人事任命。王川成为了小米的集团参谋长,负责各个业务部门的战略执行。另外,原有的MIUI部、小米互娱、生态链部和电视部进行重组,成立10个新的部门,包含有4个互联网部门、4个硬件部门,并在2019年又相继成立互联网第5部门和互联网商业化部门,分别负责海外的互联网业务和广告业务变现,其中小米互联网创新业务由互联网第四部门的白鹏负责。至此,小米的互联网业务部门多达6个。

这6个互联网部门也成为了小米现在的互联网生态核心,小米手机内,诸多大家熟知的小米应用也都来自于它们,比如小米钱包、小爱通信等。

除了以上6个部门外,小米也有一些比较特殊的部门或团队,正在进行互联网业务上的创新。比如美卓软件设计(北京)有限公司,而这家公司从今年开始,逐渐成为了小米软件的高产大户。

说到美卓软件设计(北京)有限公司(下面简称:美卓设计),其实大家都会有些陌生,但是很多米粉用过的红米手机、小米手机、小米电视、MIUI V5和V6等多个软硬件产品的设计,都有美卓设计参与。

据天眼查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2年4月,美卓设计的天使轮投资方是雷军。两年后,小米集团并购了美卓设计,美卓设计正式成为小米集团的成员,并且美卓设计成为了小米的一个独立部门。目前该公司的人员配置也极为豪华,由小米首席设计师朱印、小米联合创始人王川和小米CFO周受资担任公司高管。

作为资深用户体验设计公司,美卓设计主要是提供专业的产品设计解决方案。未加入小米前,其客户不乏有:微软、Google、HTC、联想、爱国者、创新工厂、华为、金山网络、用友软件、百合网等国内外知名企业。

正式加入小米的美卓设计,其核心任务转向为小米自家的硬件产品设计为主。

美卓设计的核心人物是朱印,现在是小米的首席设计师,自从他所领导的设计团队加入小米后,改变了小米旗下的小米4以及红米NOTE在设计方面备受吐槽的问题,从小米5开始,朱印领导的团队开始参与了属于小米真正意义上的手机风格的创作,并且也凭借手机设计上的独特创意,小米设计团队曾获得过2019德国IF设计奖。

从硬件的创作设计来看,朱印所领导的美卓设计的实力是实至名归。作为设计师的朱印曾说过:如果你讨厌什么东西,应该改变什么。透露出朱印对产品改表到底的决心,正是这样的信念,让美卓设计在接下来开发和设计软件的发展上取得了突破。

从2018年开始,Tech星球发现美卓设计开始尝试独立App的开发,通过国家专利局可以查询到,美卓设计开发的第一款App名为“百万对战”App,这是一款玩游戏就能赚钱的游戏产品,虽然发布后这款产品没有跑出来,但这款产品的意义对于孵化新业务有着促进性的作用。

因为这款产品并没有采用小米为前缀的头衔去命名,而且在登录方式和账号体系上也没有使用小米的账号,可以说这款产品正在尝试去小米化。小米也没有对这款产品进行宣传和引流等措施。可以看做是小米首次对外部互联网生态的一次探索。

也正是由于这一次的尝试,让小米在外部互联网生态的发展势头上愈发猛烈,王川担任的多家小米子公司,开始打造一批去小米化App参与到外部互联网的战事中。

小米互联网业务也从打造内部互联网生态,迈向了外部互联网生态的发展。

发展去小米化的互联网业务,成为新常态

小米正试行着内部和外部进行双轨发展的互联网生态。

2018年应该是小米互联网双轨模式发展的第一年。从2018年到2019年这段时间,小米先后推出了多款去小米化的App,比如“朕惊短视频”、“念白FM”、“百万对战”、“想看资讯和明星实力榜”等多款产品,抢占外部模式的互联网赛道,而与之相互辉映的内部互联网生态产品,则是“小米FM”、“小米幸运万年历”、“全民省钱购”等,继续强化小米手机为核心的生态建设。

到了2020年,去小米化的进程再次加速,由美卓设计和北京瓦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瓦力)进行了产品的研发。

Tech星球通过AppAnnie和天眼查的数据,整理了一份小米在今年推出的App图(不包含游戏)。

通过该图可以直观的看出,小米的互联网业务在今年迎来了高产,共推出14款App。其中去小米化的互联网生态生产品多达8款,社交赛道上的产品有“啾咪星球”、“嘻瓜皮”、“ONE有引力”、“新岛”等4款之多,可以看出小米在社交上,仍然想有所突破,毕竟当年的米聊App是最有可能打败微信的产品,后面虽然持续更新,但也仅局限于小米用户使用。所以小米的社交战略仍然会继续发展。

这8款新的产品可以看做是小米创造的“八仙“,希望它们各显神通。这八仙产品分别为:

年初,由美卓设计推出了搞笑短视频社区“嘻瓜皮”,这款产品主打幽默搞笑视频、GIF泛娱乐内容,瞄准了Z时代的娱乐群体。

紧接着是今年5月推出的啾咪星球,这是一款语音交友的社交产品,是一款有电波匹配、语音交友、动态广场、声纹测试、多人房间、娱乐陪玩等功能的社交娱乐软件,也是目前小米运营的比较好的一款产品,据七麦数据显示,啾咪星球在安卓端的总下载量达3200万,近30天日均下载量为5万。

随后是在今年9月到11月间,又先后推出“ONE有引力”、“氢流浏览器”、“肆样”、“新岛”、“有颜直播”、“花漾直播”等产品。

ONE有引力App是一款定位为年轻人陌生语音社交的产品;新岛App则是一款兴趣社交产品;氢流浏览器是一款操作简单的浏览器,在常规的搜索引擎外,增加了头条搜索。这3款产品仍然由美卓设计研发。

瓦力开发的是“有颜直播”和“花漾直播”,目前这两款产品还在测试阶段。

这8款去小米化产品和内部生态产品共同构成了今年小米互联网业务的发展趋势,这种趋势也将继续延续下去。

除了这些新的创新产品外,小米在互联网金融方面也进行了去小米化。在今年,“小米钱包”更名为“天星金融”,以此降低此前小米品牌给外部用户带来的局限性。

对于小米而言,新的互联网业务也将在服务好小米手机内原有的用户外,还会去吸引外部的庞大用户,去小米化产品则是主力军。通过观察可以发现,这些去小米化产品集中在短视频、社交和工具等热门领域,一方面是因为这些市场还未饱和,还有机会去争取,甚至可以在小众领域上占据优势,另外一方面,像语音社交、直播等领域是变现最快的赛道,所以小米选择在这些细分领域推出产品,也是希望在探索的同时进行变现,而不是打无休止的消耗战。

小米作为互联网的后来者,还在继续探索,据一位接近小米的人士介绍,未来,小米还有多款新App将面世,以此来扩充现有的产品矩阵,通过边跑边学习的模式,希望能够像小米手机那样,在软件上也有所突破。

长路漫漫,道阻且长

对于小米而言,成为大家认可的互联网公司仍然要走一段路。

目前小米虽然对现有的互联网业务进行了重组,并提上了优先级的地位,但是不足之处也很明显。

当今主流的互联网商业模式有:广告、游戏、电商、内容付费、金融等,小米到目前还没有跑出一个现象级的产品。

作为一家互联网公司,不能靠软件和互联网服务获取更多的高毛利,让外部投资者仍然会把小米当成一家硬件公司看待,这对于小米市值的进一步提升是一种阻滞,比小米晚两个月上市的美团,如今其市值高达2万亿港元,小米则为6300亿港元,可见资本更加青睐互联网属性的公司。所以这也是小米一直想打上互联网标签的原因。

如今,小米的手机业务已在多个国家占据市场第一的份额,但众所周知,雷军曾承诺小米手机利润率不会超过5%,如果像苹果手机一样打造一个软硬件结合的生态,进而形成以软件服务为变现能力的闭环,对小米的利润前景无疑有重大提升。但前提是小米手机要在市场上占据主导地位,并且有一个能够适应大部分用户的操作系统,当然小米在国内还不具备和苹果一样的优势,所以小米现在的互联网营收服务,主要是在手机上的广告业务。

也是在2019年,由互联网4部负责人白鹏组建的互联网商业化部,开始进行手机广告的运营。

广告业务是个现金牛,是大多数公司重点发展的业务,但其风险就是稳定性不足,据国金证券在2019年初发布的报告显示,2018年8月以来,全网流量和移动流量,都呈现显著的降价趋势。这对小米来说,并不是件好事。并且广告会成为用户体验上的一个不利因素,所以,白鹏认为,在为用户精准推送广告的同时,要优化用户的体验。

回望最近一年,小米选择在海外重点发展的互联网业务。起初,其软件服务在印度等国家的发展和小米手机一样稳扎稳打,但是随着外部环境的变化,印度开始发布禁令,让小米的软件服务在海外最大的市场之一受到了波及。外部的不确定因素让小米的海外互联网业务成为了一个变数。

当然,小米的优势也很明显,方正证券的报告认为小米类似腾讯,同样基于巨大终端吞吐量,通过控制硬件利润带来的性价比迅速积累、扩大用户基数,带来高活跃度、高转化和高留存率的互联网用户群体,并最终实现流量变现。简而言之,流量获取的价格低。

对于小米内部成立不到两年的互联网部门以及其他的互联网业务团队,还有一定的时间去探索金融、电商、社交等多个领域的互联网赛道,甚至通过5G时代,去打造一个现象级产品,例如小米已经明确了”5G+AI+loT下一代超级互联网”的战略方向。小米AIoT的平台设备超2.89亿,米家App的MAU达4310万。

另外,OTT互联网收入成为小米互联网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12月9日,小米互联网商业部总经理白鹏在活动上表示,小米OTT家庭用户已突破3580万家庭,拥有庞大的用户基础。OTT本身是最具潜力的广告平台,天然的融合了传统电视广告与互联网广告的双重优势,在未来或成为小米互联网广告业务的又一现金牛。另外,白鹏表示,小米在今年的营销收入预计会突破百亿元。

而小米互联网商业部AIoT商业化总经理雷笛也透露,未来小米不仅会在TO C,还会在TO B做好商业化变现。

坚持不懈地去做软件和服务等互联网业务至关重要,让用户不再局限于通过小米手机去用自家的服务,这也是一家开放式的互联网公司要做的事情。

目前小米的行动已经证明了公司的互联网属性,如何得到更多人以及资本市场认可,那么就要看小米接下来的行动。

对于小米现在刚起步的互联网业务而言,未来的发展或许正如雷军曾说过的那样:手指穿桌子肯定是穿不透的,但是如果是针尖就很容易,所以要把力量集中在一点上穿透。

原创文章,作者:PC4f5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aihong-intl.com/586.html